产品分类

正装西服 休闲西服 男装西服 女装西服 立领西服 西服礼服 新款服装 男士职业装 工程服装 保安系列 航空工作服 医疗卫生制服 政府执法制服 铁路公交制服 商业连销制服 桑拿SPA工作服 夜总会服装服饰 酒店制服 中餐厅制服 西餐厅制服 快餐厅制服 新款职业装 商务西服 时尚工作服 女士职业装 T恤 文化衫 棉服系列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业界新闻

三个中国服装设计师的十年之“郭培篇”

作者: 时间:2016-03-01 08:50:44 阅读:

他们欣赏能把时代留住的人,他们本身就在创造历史。

他们是中国第一代服装设计师,也是世界优秀设计师行列里崭新的中国面孔。

他们尊重中国传统文化的烙印,但又具备国际化视野。

他们感谢时代带给自己的机遇,也感谢社会对他们最初职业生涯的宽容。

他们会不自觉地运用来自中国文化的灵感,但又竭力避免形式、图案等民族特色的刻意表达。

他们欣赏能把时代留住的人,他们本身就在创造历史。

从1996到2006,这是三个中国服装设计师逐步拥有自己的品牌、实现梦想的十年。

正如法国时装工会主席DidierGrumbach先生所言,中国在经历经济起飞后,如今已经到了由一个提供低成本加工的国家向一个真正的时装大国过渡的标志性时刻。

正当欧洲人担心会被来自中国的廉价纺织品淹没的时候,几位来自中国的服装设计师早已准备好卖给你一些高雅的东西。

郭培的十年:

传播高级服装订制

十年两端的两个发布会是郭培的职业生涯的分水岭。

十年前,做“走进一九九七”的发布会时,郭培是为成衣品牌服务的市场化设计师。十年后,郭培用一场引得世界时装界侧目的发布会来证明,中国同样拥有世界顶尖的高级服装订制设计师。

创业只是率性而为,郭培想要追求的是一位设计师的执着与自由。从1996年开始,郭培尝试用凝结在设计里的智慧来打造一片全新的市场——中国高级服装订制。

价和值

作为中国第一届服装设计专业毕业生,郭培感谢自己的“生正逢时”。上学时,他们跟着美院的老师学素描、画人体解剖,和服装技校的老师学裁剪,无论学习和实践都是在摸索中成长。

八十年代的中国把服装设计的魔力发挥到了极致。“只要你在衣服上别出心裁地缝上三个兜,这个版式立刻就可以畅销。”郭培印象深刻的是,在大街上走不到一站地儿,就能看到二三十个人穿着自己设计的服装。

1996年,年薪已达36万元的郭培开始厌倦这种颇受限制的以市场为导向的设计,作为情感细腻的设计师,她想要寻找更自由展现设计魅力的途径。也就在此时,有些朋友不再想要人云亦云的成衣,想要找郭培单独设计一些与众不同的服装。

什么叫高级订制服装?十年前人们不懂,大家的第一反应是:“是裁缝吧?”在当时人们的观念里,做的服装一定比买的便宜。因为人们觉得衣服的价值以料子好坏来衡量,而人工——无论是凝结在服装中设计师的智慧与精细的做工工艺,都是不值钱的。

“衣服可以成为艺术品。当我用心做一件衣服时,我的生命在消失。智慧与工艺才是一件衣服的真正附加值。”这是郭培的理解,可这个道理最初人们并不懂。

按照法国时装公会的定义,高级服装订制需要严谨的程序:一件衣服90%的工艺由手工完成,至少需要修改5次以上,制作过程更是历经沟通、设计、制版、做布样、立体裁剪、试办成品、试成衣等等环节。

郭培是个精益求精、追求完美的人,她的服装精致到细节。按照严格的标准制出的服装往往仅成本就过万,这给最初的客户一个震撼:即便是打上三折五折,人们还嫌贵,几乎将其视为天价。

郭培开始了“价”和“值”的博弈。“‘价’是用来体现‘值’的。我们的目标是让每件衣服物超所值,这样客户才会下次再来。”而当客户真正明白衣服中包含的设计师的智慧、团队的服务、失传的工艺有多重要时,中国的高级订制市场也悄然形成。

原来郭培的大部分客户是演员。可随着人们生活质量的提高,越来越多的人把服装当作了一种表达自我的方式。有些客户会花上几千块钱订做一件美丽的睡衣。服装变成了一种语言,衣服不是根据需要而产生,更重要的是传达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这个变化让郭培觉得不可思议,而能够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美好让她更加深爱自己的职业。

设计师不分国籍

玫瑰坊专卖店的装修风格是由郭培自己设计的。在这里,从意大利运回的枝形水晶吊灯,从巴厘岛淘来的手工大门,和中国式的木漆屏风、用金属盘成的凤鸟图案协调美丽、自成一体。

“设计师只是一个职业,它是不分国界的。”在郭培看来,民族的区域化的服装不应是国际化的大师级的设计师的作品。“我们不能单纯拿老祖宗的东西展示给世界,要拿出符合当今世界的、属于全人类的设计风格。”

一位意大利朋友曾把郭培介绍给当地的一位知名时装评论家。对方颇不以为然:“中国能会有高级服装订制吗?连日本都没有!”可当这位评论家参观完郭培的专卖店和时装秀之后,他却赞叹不已,他认为惟一的遗憾是,在中国时装周期间举办的这次服装秀上,观众鼓掌的时间不够长。“如果在巴黎,郭培一定会得到全体观众的起立,并会得到长达数分钟的热烈鼓掌。”

在郭培的发布会上,有中国人认为她设计的服装比较西化;而西方人则从她的服装中看到了强烈的东方风格。“其实我们总是发现和自己文化不一样的东西。”郭培的设计更加中西合璧,也许你能从她的服装中读出西式古典宫廷的味道,但那衣服上的刺绣很可能灵感源于西藏唐卡壁画中的莲花造型,绣法很可能是几乎失传的盘金绣。

郭培对中国文化中最感兴趣的部分莫过于服饰工艺,一看到刺绣,她就觉得自己走不动道儿了。“我从不刻意表达什么,我希望将自己的情感自然而然地流淌出来。”

郭培的专卖店开在北京、杭州最繁华的商圈里,与国际知名品牌并立。但郭培把经商赚钱看得很淡。而服装则是真正从她骨子里长出的挚爱。

就好像多年前在电视里看到的那个放羊娃,养羊为了结婚,结婚为了生孩子,生孩子为了养羊。对郭培来说,赚钱为了做衣服,做衣服是为了快乐。“我不希望自己的品牌获得多么显赫的商业回报,我希望它细水长流,等到有朝一日我们白发苍苍时,还能静静地坐下来做时装。”


文章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