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分类

正装西服 休闲西服 男装西服 女装西服 立领西服 西服礼服 新款服装 男士职业装 工程服装 保安系列 航空工作服 医疗卫生制服 政府执法制服 铁路公交制服 商业连销制服 桑拿SPA工作服 夜总会服装服饰 酒店制服 中餐厅制服 西餐厅制服 快餐厅制服 新款职业装 商务西服 时尚工作服 女士职业装 T恤 文化衫 棉服系列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业界新闻

郭培的高级定制是否山寨

作者: 时间:2016-06-02 15:04:17 阅读:

   大约一个月之前,在著名的时尚论坛thefashionspot.com 上出现了一篇名为《中国“山寨”文化》(Chinas“Shanzhai”Couture)的帖子,贴出了中国设计师郭培所创建的“玫瑰坊”时装定制公司出品的一系列礼服的图片。从对比图中可以看出,这些设计与Christian Dior、Valentino 等国外知名品牌设计明显相似。

   事实上在此之前,所谓的“郭培礼服抄袭事件”在国内各大论坛上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事件相关各方包括郭培本人也都出面作出了解释。在网易长达一个多小时的访谈当中,郭培反复强调了三个重点:第一,如今在网上流传的设计,大多数并非她自己署名的作品,而是公司其他设计师所为;第二,如果有客户拿着衣样或图片上门作为定制的参考,满足他们的要求也是设计师的工作内容,因此不存在抄袭这一说法;第三,有史以来,设计师的灵感发生重合,或是设计师相互借鉴的例子不胜枚举,不能因为款式或面料相似就断定这是抄袭。

   事件已经过去一月有余,09/10 秋冬中国国际时装周也于3 月30 日在北京落下帷幕。一方面,“山寨礼服事件”对广大网民而言更像是一个娱乐事件;另一方面,以郭培为代表的中国时装界人士则认为这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让大众来关注中国设计和中国设计师。仅就这一层面而言,他们的愿望达成了。

   在这个时尚业起步不久的国度,设计师肩负着教育大众的使命。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作为中国较早成名的时装设计师,郭培花费了整整22 年,恐怕还是第一次获得一个这么好的平台,终于得以最有效地教育一次大众——上一堂长达一个小时的大课。她依靠的不是由她署名的设计,而是“非她署名”的设计。

   而即便如此,在下课之后,疑云仍然盘踞在人们心头不能散去。究竟这是不是抄袭?谁该为此负责?为什么创意雷同,也可被称为高级定制?难道这就是中国设计的必经之路?中国设计师有没有改变中国人的穿着方式?我们到底是缺乏常识,还是缺乏幽默感?我们真的是这么无知吗?与其闭嘴,不如发问

   1它们到底是不是“高级定制”?

   1858 年,Charles Frédéric Worth在巴黎和平路7 号开设了自己的时装公司,招牌上写着:Worth & Bobergh—成品裙装与大衣——丝织制品——高级新品时装。“高级定制时装”就此发端。“定制”是自古以来就有的服务,其概念在于“量身”和“定做”。而高级定制则需要在这一基础上增加独特的创意、精确的立体裁剪和精细的手工艺。今天我们所知道的高级定制品牌在法国受到法律保护。想要进入这一名单的品牌需要经过繁琐的申请程序,满足一系列严格要求,品牌必须由法国工业部审批核准,才能被命名为“高级定制(Haute Couture)”。然而如今在中国,冠名“高级定制”的工作室却比比皆是,其中像郭培、祈刚这样的著名设计师也大有人在。究竟是谁授予他们这一称号?目前看来,这应当是一个自授的称号,其着重点在于“量身定做”、“高级面料”以及“奢华工艺”。法国高级时装公会中国总监赵倩表示:“中国的设计师并未拿到法国的法律头衔,但我觉得也不能直接把他们排除在‘高级定制’之外。虽然法律的概念是鲜明的,但现实的操作其实是模糊的。”客户在这些工作室也可以得到独一无二的设计,并且它们的确采用了高档的面料和复杂的装饰工艺。考虑到高级定制最基本的要求就是昂贵的面料和手工艺制作,这些品牌也确实符合条件。不过随着时代的变迁,法国高级时装公会近年来也开始邀请一些年轻的品牌参加高级定制时装周。“他们当中有些人的设计非常简练,你看不到钉珠,看不到绣花。创意才是这些品牌的精髓。”赵倩说,“高级定制已经发生了演变,它不一定强调装饰,但创意变得更加重要了。”

   2一家高级定制工作室会承接哪些业务?很简单,高级定制工作室专为客户量体裁衣。从上世纪40 年代至今,巴黎的高级定制品牌就延续着一年举行两季发布的定规。而除了直接接待客户之外,在1945 年法国高级时装协会成立之后的很长时间里,向法国外省乃至国外定制店出售时装样板,都是高级定制品牌的经营方式之一。这一方式一直持续到1992 年。有一点是肯定的:在大部分情形之下,高级定制品牌的服务是基于每年两季的新系列进行的。高级定制, 法语叫做HauteCouture,有时也被翻译为高级时装。但郭培并不这样理解。在对她的采访中我们发现,她将高级定制和高级时装劈成了两种业务。“GuoPei 系列是高级时装,那是艺术品,是将来可以放在博物馆收藏的作品,所以我才为它们署名。”她说,“至于我的公司玫瑰坊从事的,则是高级定制,就是高级的裁缝铺。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按照她的解释,为春晚做演出服是玫瑰坊承接的业务,为奥运做服装设计则是她作为玫瑰坊设计师所参与的工作,二者都属于高级定制范畴,但不是她的个人行为。而她距今最近的一次可以作为风格参考,也是可以负责地称为“郭培作品”的系列,则是2007年发布的“童梦奇缘”系列。据她透露,只有黄圣依、章子怡等明星外借过这一系列的服装,作出席社交场合之用。“因为它们太过昂贵,售价几十万乃至上百万人民币,在中国找不到可以消费的客户。”她说。1943 年,法国当时的工业制造部书记Jean Bichelonne 在《国家机关报》(Journal Officiel)上发表了一个公告,以法律形式规范了两组词:“定制”和与之对应的“定制师”(Couturière),以及“高级定制”和与之对应的“高级时装大师”(Couturier)。当时的定制企业不得不在各种称号上作出选择:是成为“高级定制”还是“高级手工定制设计师”,抑或是“定制设计师”?他们的选择将伴随企业的注册,出现在店招、商标、广告上。时至今日,这类规定已不再如此繁琐。但即便如此,“玫瑰坊”的“高级定制业务”还是很难在如上所有标签中找到任何一个与之呼应。如果一定要说,我们只能用英文的“madeto-order”来为这类业务冠名了。至于郭培本人,我们应当把她归入“高级时装大师”之列。她所做的系列发布“并非出于商业目的,也不固定时间,只要有精力了就做”。她的下一次高级时装发布时间定在今年11月初,距离上一次整整两年。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副主席苏葆燕表示:“每个国家要根据各自的国情与发展历程来确定自己的产业政策,不能照搬别国的模式。”考虑到这一观点的合理性,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说,中国设计师发展出了适合本国市场的高级定制模式。既然建立成衣品牌所需的资金巨大,且设计师获得的空间反而相对狭小,那么从事收费在1 万元以上的个人定制业务,也不失为明智的选择。不过假如非要冠名“高级定制”不可,设计师就没理由抱怨自己遭到误解。“中国的产业细分还远不如国外,市场非常大,所以设计师提供各种服务的可能性就更大。”赵倩说。

   3郭培究竟有没有抄袭?

   在多家媒体的采访中,郭培反复重申,抄袭是肯定不存在的。苏葆燕则肯定地说:“郭培是一个成熟的高水平设计师,有很强的设计能力,客户多达上千人。据说中央电视台本年度春节晚会出场的女星着装90% 来自她的工作室。对她这样的设计师来说,抄袭是没有必要的。”事实上,业务量的大小与究竟是否抄袭之间没有任何联系。不过时装业的抄袭比起其他行业来,确实很难界定。赵倩表示:“涉及灵感的东西,即便用色、用料一致,也不能武断地说它是抄袭。”在法国,时装公会有专门的专家委员会对此进行讨论,通过雷同的百分比来判断一件设计究竟是否属于抄袭。对于雷同设计是玫瑰坊其他设计师的作品这一解释,设计师吉承认为很牵强。“你总要对自己的品牌负责。”她说。与此同时,她认为设计上的相似确实很难避免。“要创作一个全新的东西实在太困难了,所以无论是有名还是没名的设计师,都难免会有借鉴。关键是,第一要保持自己的风格,第二不要做得太明显。”她还顺便提起了前不久的凌雅丽状告韩枫抄袭事件:“我看了也觉得挺相似的。”“你不能指责一个裁缝铺抄袭。”郭培向记者坚决表示,“你应该谈论我的作品有没有抄袭。”


文章TAG: